1. Today could have become my turing point.

早上預定的第二台刀是 L.C.

中年婦女有HTN history, 規則服藥

體型微胖,脖子有點短 但是嘴巴可以張大

心裡想的是 全麻插管 簡單完事

但是,一打完 induction 藥物 我就覺得不對勁了

 

氣完全擠不進去  小姐看我擠的有點費力

遞了 oral airway 給我

但是完全沒效果 依然無法 ventilation

 

我心裡一急直接挑起來想插管了

一看差點昏倒 epiglotis 又彎又硬

完全挑不動

 

更奇怪的是 病人口腔泛出 一股 NPC 病人特有的

CA 怪味

勉強試了幾次 管子都插不上

於是又扣了一下 mask 趕快呼叫救兵

 

同時 病人的 saturation 就越低越來

一直到cyanosis量不出數字來

 

因為 hypoxia, 病人 的 HR在 短暫 tachycardia 後

越跳越慢到幾乎 asystole

atropine 給過 2 mg 沒效果

只好請 小姐 上去 cardiac massage

 

天可憐見,在壓過30次的一個循環後

突然氣可以稍微進去了

 

就這樣勉強有一下沒一下的

慢慢的擠到 muscle relaxant  過去

 

病人漸漸的 開始 bucking

5分鐘後終於喘回來了

 

check light reflex :bil +

叫病人也能 obey 了

觀察了一陣子後 就推去 POR 續觀

 

最後確定沒問題後 就讓 病人帶著 mask 回病房了

 

結果今天下午 腦筋都一片空白

幸好今天沒什麼刀…

 

其實在那當下 我想的是 :

“eo4! 我終於要遇到motality 了嗎?”

“小孩還在媽媽肚子裡呢!”

 

幸好老天保佑 竟然 C回來了

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 為什麼會無法換氣

又為什麼會回來

 

下班前特地繞過去 看了一下病人

已經完全恢復了

只說喉嚨痛 只好跟他解釋是 插管 的關係

 

拜託了 外科會ENT 做個 neck CT

看是不是有 pharyngeal tumor…

 

----------------------------------------------------------------

為了轉換心情 下班後去做了一件 想很久的事…

 

 

 

 

 

 

 

 

 

 

 

 

 

 

創作者介紹

白河夜船之蓮貓

Lian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