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繁華的台北渡過週末後,便開始繼續原訂的行程。

對台北市道路全然不熟悉的我,竟然相信太座認地圖的功力。

傻傻的一路沿著中山北路向北以為可以接到陽金公路

幸好有路邊好心的永慶房屋銷售員指點一盞明燈,讓我們回歸正途

 

途中在油坑附近 稍事休息,並象徵性地爬了一小段山路向登山客致意後

便抵達了金山市區

 

來到金山,金包里老街鴨肉是唯一行程。沒料到即使在週間依然旅客如織,為了不想要跟鄉民一起端著菜找座位,直接就兩人份鴨肉打包帶走。
本想找一個風景優美的地方來頓野餐,結果竟一路提進了朱銘美術館。


幸好美術館裡面有有餐廳,讓我免去了背負因為在美術館偷吃東西而被逐出的恥辱。
館裡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應該是一整連陸軍弟兄的雕像了,令我想起國小時與校園裡孫中山肖像比肩而站,與岳飛同驥而騎的回憶。
可惜的是不遠的山頭,滿山遍野狀似靈骨塔的小祠堂,把這一片好山好水都破壞掉了...


下了山看見海灘已然散場的野台邊依然聚集了不少的人群,於是便下海踏水直到日落才踏浪而歸。
到了萬里的溫泉旅館,把行李下肩後便直奔基隆廟口赴晚餐。
沒想到遇上一年一度的中原普渡,市中心封街禁止車輛進入。於是就停的遠遠的,跟著當地計程車步行到廟口。


也許是外食太久了,除了酒釀湯圓外,其他鼎邊銼、螃蟹羹、油飯等都只有普通水準而已。
路中央的遊行更是乏善可陳,大多是播放著電音的電子花車,真不知與祭典何關。
回到飯店後,好好的泡著溫泉看了幾集的CSI,真是大字四個X啊!


隔日便往傳說中的九份邁進,可惜已經跟江湖傳說的一樣商業化的可怕了。
幸好還有芋圓冰、魚丸湯、紅槽肉圓撫慰我的空虛。
看來想要重溫當時的氛圍只有在悲情城市裡才能尋得了。



金瓜石則好一點,雖然只有沒開的黃金博物館、沒開的太子賓館和走到一半的黃金神社。
但是至少當地的復建有保持著原樣的感覺。
順著北34而下來到了含砷的黃金瀑布,看著一對新人在砒霜之泉前面拍婚紗照,心裡不由然的升起了一股奇異的感覺。



到達濱海公路,開始回頭往南到烏來。因為旅館規定要8PM才能入住,於是就先到南勢溪看看露天溫泉,用別人的洗澡水洗洗腳。
吃過泰雅阿嬷煮的晚餐後,準備到三好米check in。



沒錯就是電視上廣告的三好米所投資的旅館,櫃臺前還突兀的擺了幾包 samples。
但是竟然我們訂的不是烏來的分店,於是得走回頭路才到的了旅館。
這家水舞分館就比萬里金湯差了一點,最糟糕的是廁所竟然沒有門.....



起床後就邁向歸途,中間繞過三峽去逛了一下祖師廟,但是沒有買牛角酥,因為太油了!
回到家後看著滿滿的髒衣服、未完成的工作、百廢待舉,不禁又期盼起下次的旅程了

 

創作者介紹

白河夜船之蓮貓

Lian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